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zhang | 1 June, 2009 | 一般 | (34 Reads)
  今年的初冬非常奇怪,在北京沒有通上暖氣之前,狠狠地冷了幾天,而暖氣通上之後,反而不冷了,每天暖暖的陽光普照,走在街上,也少見往年那種干冷刺骨的寒風,一切都是暖洋洋的,讓人懷疑這個季節,懷疑春天已經近了。   
    喬莉坐在車裡,旁邊坐著歐陽貴,她努力讓自己鎮靜一點,更鎮定一點,歐陽貴很少說話,她也不知道說什麼,司機更是不發一言,默默地開著車,氣氛異常凝重。   
    到底是初出茅廬的孩子,歐陽貴想,如果換成琳達,她早就把握這個機會和自己套近乎,把守關口系搞得很融洽。   
    “小喬小喬接電話,小喬小喬接電話﹗”喬莉被自己的手機鈴聲嚇了一跳,這是她閑來無事,和媽媽通電話時特意錄的,當時媽媽講了幾句,她存下來作為父母來電的特別鈴聲,此時在車裡聽起來無比滑稽,像個小孩子被父母催促著,她趕緊接了電話︰“媽媽,我在出差的路上。”   
    “又出差,”喬媽媽不悅地道︰“你們單位不讓人休息嗎?”   
    “媽媽,我現下不方便多說,等到地方我跟你打電話。”   
    “好吧,你注意身體。”喬媽媽掛斷了電話,喬莉吐出一口氣,不自覺地撇了撇嘴。   
    “是你媽媽?”坐在旁邊的歐陽貴突然道,喬莉又嚇了一跳,點了點頭。   
    “周六還要出差,媽媽心疼了吧。”歐陽貴一反嚴厲的模樣,溫言問道。   
    喬莉看著他,覺得他臉上的表情十分松動,和平常完全不同了,喬莉點點頭,笑道︰“沒關係的,他們很支援我。”歐陽貴笑了笑,喬莉道︰“歐總,你有孩子嗎?”   
    “有啊,”歐陽貴看了看她︰“你今年多大?”   
    “虛歲二十六。”   
    “她比你小五歲,還在上大學。”   
    “是嗎,在北京?”   
    “在美國,”談起女兒,歐陽貴的臉上浮起了溫柔的笑容,如同車窗外溫暖的冬天,如此舒適,又如此不真實,他伸手從懷裡掏出皮夾,打開來遞給喬莉︰“這就是她。”   
    喬莉接過來一看,一個留著長髮的姑娘神采飛揚地站在一個雕塑旁,她的五官十分漂亮,除了那個略顯“修長”的下巴,幾乎是個無可挑剔的美人呢。   
    “她真漂亮﹗”喬莉道。   
    “是吧﹗”歐陽貴笑道︰“大家都說她漂亮,比我漂亮多了﹗”   
    “您這么年輕,沒想到女兒這么大了。”喬莉道。   
    “呵呵,”歐陽貴道︰“我早就老了,安妮,你長得像你父親還是母親?”   
    “像母親吧。”   
    “你母親是做什麼工作的?”   
    “國小老師,是數學老師。”   
    “父親呢?”   
    “他在機關工作,身體不太好,早早就內退了。”   
    歐陽貴點點頭︰“北京還有什麼親人嗎?”   
    “沒有,”喬莉道︰“我在北京讀的大學,就留在了北京。”   
    “喜歡北京?”   
    “喜歡。“   
    “為什麼呢?你老家在杭州,多好的地方。”   
    “杭州太舒服了,”喬莉笑了笑︰“我喜歡北京,這裡更豐富。”   
    歐陽貴笑了,他不得不承認,雖然琳達的老練更有女人味,對男人更有魅力,但是喬莉身上有一種特別的朝氣, Team Building,Management Training,Leadership Training,Corporate Training,企業培訓,團隊精神,放題,天婦羅,網站最佳化日本菜, Latin Dance,Dance Culture,Ballroom Dance,Hand Made Carpet,.Custom Made Carpet,木地板Lexia 3. . . . . . . . . . . .這大概就是程軼群、王貴林對她還算不錯的原因吧,這股子勃勃的生命力也許對年輕人來說無所謂,但是對他們這些中年人來說,就覺得彌足珍貴,還是年輕好啊,難怪毛主席說年輕人是八九點鐘的太陽,人生不可能永遠停在早晨的八九點,歐陽貴把皮夾輕輕放入胸前的口袋,對他來說,女兒就是另一個太陽,是他在這個世界唯一的親人。  黑蛋剃發 美麗的春天 丸の内散策 研一硯墨香,抒一紙濃情,寄一脈悠思 笑著漫步,一個人 聽心,話す 許你一場地老天荒,今生你是我不悔的眷戀。 求人不如求己 那年花開 有情人何必終成眷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