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zhang | 10 March, 2011 | 一般 | (37 Reads)
幸福公式一如一道試題,讓人們憑藉智慧和心靈去解答。解答的步驟有時雖有差異,然而答案都是一致的:那就是對一種美好的期待和憧憬。

如果說幸福指數是一人們熟知的話題,那麼,“幸福公式”就是一個嶄新的概念了。我曾在我的專欄裡寫過一些有關幸福之類的文字,不同的人群無不對幸福充滿著期待,寄託著希望。

年後,在一個社區座談會上,一位肢體受限的老者對我說:新年能站起來獨立行走,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。一旁已退休的老伴接著說:能在夜里美美的睡上一覺,就是幸福的。在常人的眼裡,能走路,能睡覺就是一種最大的幸福嗎?大約不是的。然而對於一個中風後遺症,肢體嚴重受限的患者而言,還有什麽比獨立行走更為讓人自豪的呢。對一個因嚴重失眠而神經衰弱的老人而言,還有什麽比美美進入夢鄉更為愜意的呢。

九日的午間,央視訪談節目介紹,一位貴州黔西地區讀五年級的小女孩劉艷,她每天要翻越七座山頭,徒步兩個小時,才能走到學校。央視記者撒貝寧讓她寫下幸福公式,他寫到:2011+上學的路近一些=幸福。另一位小男孩的幸福公式是:2011+中午能帶上白面乾糧,穿上不漏腳趾的鞋子=幸福。

這幾組畫面過去了,那兩張用稚嫩心靈寫下的幸福公式的卡片,卻依然清晰的在我的面前晃動……慢慢的,我的眼淚模糊了。我知道,在我們這樣一個人口多,底子薄的國度裡,雖然歷經了三十年改革開放,增強了國力,改善了民生。可仍有幾千萬人尚未解決溫飽問題。貧困地區的孩子們和發達地區的孩子們一樣的聰慧,一樣的可愛。可她們竟把上學的路近一些,能穿上不漏腳趾的鞋子作為奢望,寫為幸福公式,那樣的憧憬和期待。過了許久,那一幕幕孩子就學的畫面,仍在強烈的震撼著我的心房。

貴州省委書記栗戰書到貧困地區調研,看到孩子們就學現狀,深感不安。他也信筆寫下了幸福公式:2011+讓孩子們都能上學,好好上學=幸福。一位省委書記擔負著一方改革發展和改善民生的重任,然而對孩子們的就學問題卻如此的牽掛,實在是一種欣然啊。這是一方教育之福音,這是一代孩子之幸運。倘若,那些老少邊區孩子受教育的問題都能擺上改善民生的議程,引起更多“書記”的牽掛,解決教育資源分配不公,教育發展不平衡的問題,那就指日可待了。

在這萬物復甦的春日,人們多半會倍加期待和嚮往幸福的。因為只有在這春日里播下幸福的種子,或許才能收穫幸福的果子的。 “2011+能為構建和諧社會多寫一點鼓與呼的文字,讓那些孤苦艱辛的靈魂多一些慰藉=幸福”這就是我的幸福公式。